找回密码
 注册古龙频道
搜索
查看: 3539|回复: 22

给古龙评论文集写的序言

[复制链接]
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3 21:59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尚未出版,文集暂定名《那一剑的风情:古龙小说评论研究集》,冯唐、林保淳任主編,拟在上海人民社出版。

缘起及其他

  去年9月21日是古龙先生逝世25周年忌日,古龙武侠网(以下简称古武)的几位朋友打算办个活动纪念一下。怎样的方式合适呢?我们想出版一本纪念文集。古武成立于2004年8月,是一家专注于古龙小说研究的网站,汇集了海峡两岸顶尖的武侠评论者及研究者,编撰一本有分量的文集是它的长处所在;而从古龙小说的研究与解读来看,经过这些年的积累,一本反映最新研究成果及解读思路的书也是极有必要的,其意义已不限于单纯的纪念。
  经过几个月的约稿及整理,文集已大体完成,包含三部分:作品评论,版本及考证,以及纪念性文字。部分文章在网上有电子版,不过均已经过作者修订,众所周知,网上发表东西比较随意,正式出版须经精改方可。
  评论方面大致有三个要求:客观,有启发性,文笔好。所谓的客观是指不要掺杂太多的个人好恶情绪,要能反映作品的真实水准及作家的创作实情,有类于韦伯所说的“价值无涉”。我们不认为完全的客观中立是可能的,只是力求做到“清醒”,不去搞那些圈子圈套或造神运动一类的东西。
  “有启发性”对古龙小说的解读是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,古龙给人的印象比较感性,他的小说中虽有哲理,但远不如感性的成分有影响力,这从网上充斥着的感悟评论可见一斑,这些文字不能说全无价值,但缺乏理论建构力和洞察力也是极明显的,所以也就没什么启发性。这方面不妨把古龙与尼采做个比较,尼采是所谓的“诗人哲学家”,其潜在的理性常为诗性所遮掩,需要后世的哲学家们不断解读与阐述方能凸显。对古龙亦如此。
  文笔方面我们注重可读性,不收录过于理论化的文字,如论文。实际上由于大陆方面对武侠研究重视不够,而古龙又是台湾作家,原始资料匮乏,很难有深入细致的研究,往往不乏观点想法,却没有足够的材料支持。古武因为有台湾研究者的加盟,情况要好些。
  相对于评论而言,版本方面的研究不太为人重视,程维钧、陈舜仪等人是拓荒者,如前者,花在版本收集上的资费就达到数万元,耗费的时间精力更是难于计数。佚文和遗著收录了《银雕》、《财神和短刀》的发现经过和相关情况,这应该是近年来这方面最有价值的进展。
  除了选定的作者外,我们也约请了一些受到过古龙小说影响,并且文笔比较好的作家撰写纪念文字。预定邀请四位,其中三位很快就给了肯定答复,即燕垒生、唐遮言、冯唐,另一位没能联系上。后又去找小椴,他给了一份旧稿,因不太合适,遂罢。
  冯唐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作家,对文集的事也很热心,不但很快写了稿件,还通读其它稿件,应邀担任主编。唐遮言在写武侠的作家中不算很出名,不过他确实写得不错,短中篇常见杰作架构。燕垒生前后联系过几次,一直答应得很爽快,但始终不见稿件,只好放弃。
  下面谈谈对武侠的一些看法。
  武侠小说的兴起及衰落值得深思,除了外部因素外,个别作家影响太大,梁金古温黄,关系到全局命运。武侠过于注重娱乐性,其兴也勃其亡也忽,缺乏一个能够持续保有创造力的氛围,现在的衰微未必是坏事。(“新武侠”大的方面包括三个主要派别,即传统、新派,和玄幻。)
  古龙的启示是什么呢?我们认为以他为首的“新派”武侠作家的努力需要引起充分重视。从内容到形式(包括现代性语言),他们提升了武侠的档次,即文学性。这里的文学性主要指“现代性”,对于现代意义上的小说来而言,这个要比政治性什么的还要重要,没有这个就好像男人没有了阳具,和缺乏政治性因为精神被阉割还不一样。传统武侠缺的就是这个(传统武侠更多的应该是资源意义,而非创作工具),而古龙用手术刀给武侠小说安装上了,虽然在很多武侠作家那儿还是没有的。
  陈平原在《千古文人侠客梦》一书中提到:“武侠小说中当然会有思想倾向,但这种思想倾向往往是社会普遍认可的道德准则。作家们既不会冒险提倡新的思想观念,也不会死抱住明显过时的伦理准则。历时地看,武侠小说中侠客从追随清官到反抗朝廷,再到追求个人意识,当然变化极大;可跟同时代其他文学及人文科学著作比较,不难看出,武侠小说在思想观念上,与整个时代思潮大体上保持‘慢半拍’这么一种不即不离的姿态。既不前卫,也不保守,基本态度是‘随大流’。”
  这段话用来评述传统武侠是很恰当的,但对新派武侠则不然,某种意义上讲后者已经实现了类似现代小说的创作自由;这主要取决于作家自身,以及作家与时代环境的互动,而不仅是武侠这种类型形式。而且由于故事通常发生在古代,作者的创新往往更有一种冲击力,如《情人,看刀》里的女主角和二男之间的暧昧关系(不妨以电影为证),其它再如《唐伯虎点秋香》、《大话西游》等,将无厘头的搞笑打入古装片中,竟成为“后现代”的经典作品。
  古龙及新派武侠的论述可参考叶洪生、林保淳等人的相关著作,龚鹏程的《武侠小说的现代化转型》也有谈及。
  最后需要说明一下,本文的一些观点仅系编者个人意见,不代表其他人看法,也非古武观点,欢迎批评指正。
  是为序。

编者
2011.03.29
苏心碧 发表于 2011-4-4 22:1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篇序写得真好,古龙评论文集有这样的编者才靠谱!

有两点说得特别到位:一是文中提到收录古龙评论的标准之一“有启发性”这个问题,建议把古龙与尼采放在一块做比较,“尼采是所谓的‘诗人哲学家’,其潜在的理性常为诗性所遮掩,需要后世的哲学家们不断解读与阐述方能凸显。对古龙亦如此。”这话简直说到心坎上了!

二是关于古龙的启示这个问题,特别强调了文学性。前段才在贴吧那里看到有人争论古金的文学性,不禁感慨万千。缺乏基本的文学常识不说,一上来就直接把文学性等同于作者的文字或者作品的思想内容,更遑论现代性了,根本没法说清楚——其实,我也很想看编者就这些方面写点东西,因为我自己本身对此也很感兴趣,却限于见识和水平难以言表。

“古龙的启示是什么呢?我们认为以他为首的‘新派’武侠作家的努力需要引起充分重视。从内容到形式(包括现代性语言),他们提升了武侠的档次,即文学性。这里的文学性主要指‘现代性’,对于现代意义上的小说来而言,这个要比政治性什么的还要重要,没有这个就好像男人没有了阳具,和缺乏政治性因为精神被阉割还不一样。传统武侠缺的就是这个(传统武侠更多的应该是资源意义,而非创作工具),而古龙用手术刀给武侠小说安装上了,虽然在很多武侠作家那儿还是没有的。”
——这段文字颇有冯唐的范儿!话说,冯唐那厮着实可爱:)

最喜欢他的杂文《猪和蝴蝶》,看了N多遍,熟悉里边的很多段落。
有一次在豆瓣看到有人仿写马上忍不住跑出来贴原文作比较,结果害得那个MM把那篇广受好评的文删了不算,还偷偷滴给咱发了短信认错……呵呵,其实,我真不是故意的,只是印象太深了。

记得那本书里提到古龙的地方虽然不多(除了某人十几岁时那篇《金大侠和古大侠》之外),但是直觉真好,一针见血,绝不含糊。记得他提到那本《有想法没办法》的书里有个叫布丁的家伙跟他一样注意到古龙爱用“胴体”,而且他认为胴体比身体yin dang一千倍。记得他说那个布丁也明白古龙酗酒好色,其人其文都充满缺憾,但还是因此而有力量,古龙的文章,由于这种原始力量,百年后还是有人读出兴奋。等等。NB死了!

《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》感觉不够劲,找机会再看看《万物生长》和《北京北京》……哈哈,估计这话让他听到得气死。虽然那厮总是强调元气在写作中的重要性,可我老觉着他的小说元气不足——放不开。那厮喜欢装流氓,可他根本不是流氓,他只是个可爱的不良中年杂文就帅多了,有传说中北京土著那种混不吝的劲,那才是没遮拦的好汉嘛!

 楼主| 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4 22:3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语言上有欠缺,不够漂亮,还是请林保淳写序言了,他的文笔是一流的,于武侠的认识也要深刻得多。本来想把冯唐的稿子作为序言(见下面),因为遭到几位作者反对,只好放弃了。我这篇再改改,加上致谢可以作为后记。
在交往中觉得冯唐人很不错,不像文字那么张扬。

序一:大酒(代序)

古龙:
  见信好。

  快到年关了,圣诞之后是新年,新年之后是春节,人间会到处是贴金红包、瞬间烟花、空洞祝福、和连绵酒肉。你在非人间,有年关吗?那里年关说真话吗?你最近也要常喝大酒吗?不知道你现在是在天堂还是地狱,不知道是天堂的酒更对你胃口还是地狱的酒更对你胃口?你在非人间,喜欢喝葡萄酒、啤酒、金门高粱、还是茅台、五粮液、剑南春、古越龙山?天堂和地狱没国界,应该没有防火墙,找人容易,灵魂没重量,以光速旅行,随愿而至。你在非人间,常常和谁喝呢?少年时代捅你或者和你一起捅别人刀子的烂仔?和你争一个姑娘的混混儿?坐你身边听你构思《楚留香》的女人?
  人间年关不好过,我看了看自己下面两个月行程,心生绝望。每天三种运动,开会、喝酒、睡觉。每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会,六个小时以上的酒,不到六个小时的睡眠。需要开的会和需要喝的酒,挪来挪去,还是排不开,感觉仿佛华容道,没当曹操,已经体会到他的悲惨,屁股后面是关羽和关羽的大刀,周围是躲不开的官僚,当曹操不容易啊。没时间剃头,所以十五块钱,去剃了一个光头,下次再需要剃的时候,年关就已经过去了。没时间生病,所以每天一克维生素C,听说增强抵抗力,不容易感冒。
  人比较贱,似乎只有享不了的福,没有受不了的罪。这样三项二逼运动时间长了,人竟然渐渐适应了,每天会开到下午四五点,巴普洛夫狗一样,小白鼠一样,鼻子竟然闻到五百米外酒馆里摆好的酒和冷盘的味道,53度,老醋花生,脸上浮现出浅浅的微笑。
  酒大到一定时候,下脚的砖石地面开始柔软,踩上去仿佛积了厚厚的尘土、积雪、落花,手里的玻璃杯子开始柔软,杯壁和酒连成一体,杯壁比平时柔软,酒比平时坚硬,连在一起,流动而有韧性。听见动脉在左边太阳穴上跳跃,遥远的隔壁桌子上的女人比平时好看,脸上泛出灯泡般的光华,同桌上说空话和假话的男人三分之一醉倒在桌子上,三分之一彼此拉着对方的袖口一对一倾诉一腔坦诚,最后三分之一的声音越来越小。我的手按住膝盖,我的小腿勾住桌腿,怕身体飞起来。
  这种状态的时候,想起凶杀和色情,自然想起你。你在杂文里问:“谁来和我干杯?”
  初三和高一的两个暑假,连续两个夏天,北京的天儿不算太热,把你的全部小说读完。那两个暑假。隔壁一对亲兄弟,两个小混混,他们有办法,他们有全套的梁羽生、全套的金庸、全套的诸葛青云,全套的你,两个纸箱子。我学校成绩好,他们号称到我家一起念书,每两三天带来一套你的小说,我读你,他们自己吹自己的牛屄,瞎猜铁砂掌的练法。我最喜欢你后期的东西,《七种武器》、《大人物》。他们说不清他们喜欢什么,后来索性不念书了,混了社会,飞机、钢材、西瓜、秋裤,什么都卖。后来,翻你传记,你爹在你中学的时候离开你和你妈,你很快也离开你妈,泡了一个舞女,一度加入帮会。大二和大三的两个暑假,没钱玩耍,没姑娘,没酒,没回家,在宿舍里,光着膀子仿你的路数写武侠,署名,古龙名著,古龙巨著,换钱,换酒,问姑娘,我写得好不好。那时候电脑稀少,复印很贵,稿子交给组稿人,一手交钱,一手交稿子,没有留下一点痕迹,仿佛那时候的酒和姑娘,年轻的肝脏和肠子完全没什么印象,肝脏不会硬化,肠子不会寸断。
  其实,飞机上重新看你为数不多的照片和小说,你身上缺点无数。做人,长得真丑,像个慈祥的杀猪的,过得稀烂,乱睡,烂喝,乱睡之后有私生子,烂喝之后闹酒炸被人砍,你的一生是吃喝嫖赌的一生。作文,你一不研究历史,二不考据武功,三不检点情节,虎头蛇尾,前后矛盾,逻辑混乱,男人都是因为义气吃亏,女人都是因为珠宝背信弃义,几乎所有的小说都不适合拍电影。短文更是脚趾头夹着笔写的,没有炼字锻词,偶尔有个别好句子,整篇没有一篇能看的,总体基本不入流。
  但是,文字和人一样,很多时候比拼的不是强,是弱,是弱弱的真,是短暂的真,是嚣张的真。好诗永远比假话少,好酒永远比白开水少,心里有灵、贴地飞行的时候永远比坐着开会的时候少。所以,大酒之后,看到女人而不是看到花朵,看到月亮而不是看到灯泡,想起你而不是想起其他比你完美太多的人。
  1985年,你再次酗酒,导致食道破裂,最终借酒解脱。你说:我靠一只笔,得到了一切,连不该有的我都有了,那就是寂寞。25年后的年关,写首诗经送你:

  《最喜》:一个有雨有肉的夜晚,和你没头没尾分一瓶酒。

  冯唐
  2010.11.10
 楼主| 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4 23:0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文集目录,另一种方式是将一~四合为一卷。

序言一:林保淳序
序言二:缘起及其他

一、作品评论
卷一•早期作品
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之《苍穹神剑》/风十四娘
《大旗英雄传》与智型主角/戏雪
成名作:《浣花洗剑录》/安石
名剑断腕也风流/元人(即车田小美)
卷二•中期作品
首部成熟作品:《武林外史》/边城不浪
《绝代双骄》:传统江湖的回归/边城不浪
楚留香的传奇之旅/边城不浪
步入巅峰: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/边城不浪
漫谈《萧十一郎》/戏雪
寂寥者的温暖:《欢乐英雄》/边城不浪
大人物的自恋/边城不浪
刹那芳华:《流星•蝴蝶•剑》/边城不浪
风云第一刀:《边城浪子》/边城不浪
陆小凤导读/林保淳
旧瓶新酒:《九月鹰飞》/戏雪
卷三•后期作品
《七种武器》的微言大义/安石
麻雀虽小五脏俱全:《剑•花•烟雨江南》/元人
紧握刀锋,向死而生:《天涯•明月•刀》/风十四娘(待定)
《三少爷的剑》/(待定)
《白玉老虎》随札/边城不浪
《碧血洗银枪》的感悟/边城不浪
诗与剑:《大地飞鹰》/边城不浪
《英雄无泪》: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/元人
卷四•晚期作品
现代派的狂想:《午夜兰花》/边城不浪
解读《风铃中刀声》/风十四娘
八卦古龙之《大武侠时代》/eseng
卷五•专论
李寻欢的疾病隐喻/花无语
《孔雀翎》与《项链》/风行天下
七种武器中的七宗罪/尧吉
1975,古龙六记/尧吉
剑道的极限——浅析叶孤城与燕十三/花无语
大风堂的悲歌——从白玉老虎解读古龙的江湖/尧吉
古龙私处的刺青——管窥卓东来/花无语
刀疤记/尧吉

二、版本及其他
“古籍”溯源——风云第一刀/程维钧
“古籍”溯源——天涯•明月•刀/程维钧
“古籍”溯源——碧血洗银枪/程维钧
“古籍”溯源——大地飞鹰/程维钧
谁知千里夜,各对一灯红——谈《萧十一郎》及《火并》/顾雪衣
楚留香,倩谁记去作奇传/顾雪衣
《凤舞九天》 代笔研究与版本考据/程维钧
半部惊魂——《血鹦鹉》代笔分析/程维钧
关于《新月传奇》(《玉剑传奇》)的版本问题/于鹏
卷七•佚文及遗作
《银雕》重现江湖始末/顾雪衣 冰之火 程维钧
大追击杂志上的《财神与短刀》/顾雪衣 冰之火

三、纪念及其他
卷八•不是纪念
水中刀/尧吉
花无语访谈记录/花无语 隆吾猬
银幕论剑忆古龙/蔡国荣
今忆古龙/唐遮言
大酒/冯唐
卷九•花絮
味蕾上的古龙/尧吉
我和古龙不得不说的故事/许德成(待定,标题纯系搞笑)

后记
eseng 发表于 2011-4-4 23:21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难得一群有心人!难得一群喜爱古龙的有心人!

刚开始获悉古龙评论文集的事,我以为只是玩玩儿,没想到玩儿挺真的.....真让人感动和敬佩!

“缘起及其他”这篇序很好了。作为序,重要的不是文笔和深刻,而是交待清楚,将古龙评论文集推出的缘起和相关过程交待清楚就足够了。当然,作为序,如果有足够份量的人愿意操刀捉笔,自然也是幸事一件。林老师对宏扬古龙武侠文化可谓不遗余力,能够幸蒙写序,是古龙爱好者之福。而且,一本文集的序完全可以有序一、序二乃至更多,可以有前言,可以有后语,能够看到更多的人参与,有兴趣有激情分享古龙相关心得,是可喜可贺的。冯唐的代序让人很有阅读的快感啊,看似漫不经心的扯谈中,饱露真诚,让人很受用。如果没有特别的理由,为什么要放弃?

祝愿一切顺畅,愿文集早日出炉!
 楼主| 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4 23:3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。顾雪衣、于鹏(smj)等、鲈鱼脍、包括尧吉、风行天下等人强烈反对啊,边城不浪倒是觉得没什么问题。
 楼主| 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6 07:55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几位作者觉得书名可以叫“与古龙干杯:古龙小说浅论”,不知道你们觉得怎样?如果是女性读者的话会不会觉得“干杯”不太好?
戲雪 发表于 2011-4-6 11:17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書名我覺得OK,只是有點跟風雲時代《誰來跟我乾杯》重覆,是故意的嗎?
不過應該比「那一劍的風情」(丁情)好一些。
另,《財神與短刀》那篇,是用顧、冰的文稿(之前未公開?)或許大哥的?
話說我記得我的是三篇,怎麼多了一篇? XD
預計何時出版呢?
戲雪 发表于 2011-4-6 11:33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馮唐那篇還挺好笑的,但不是每個古龍讀友都能接受這種風格,所以才不適合放書首吧。
我等會轉一篇古龍讀友寫的又愛又恨吐槽文給大家看看。
 楼主| sszhang 发表于 2011-4-6 12:38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书名是tom想的,就是呼应古龙的誰來跟我乾杯
《財神與短刀》那篇是我写的还有银雕那篇,是草稿,希望两人修改,结果他们既不愿写,又不愿修改,只好这样了,我也没时间修改润色
出版时间还未确定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古龙频道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古龙频道

GMT+8, 2024-4-22 04:51 , Processed in 0.021711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5

© 2001-2024 Discuz! Team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