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龙频道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6428|回复: 0

古龙交游考略(未完)

[复制链接]
顾雪衣 发表于 2010-10-24 21:2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燕青在《初见古龙》一文中写道:“古龙喜欢交朋友,上至骚人墨客,下至贩夫走卒,他都能够共叙樽前,酒逢知己千杯少。”于此可见,古龙交游甚众。其实不看燕青先生的文字,只从古龙小说及散文,已可得知他是个很爱交游的人。他对友情地赞颂,新派武侠作家无出其右者。而对亲情及爱情,也不乏真知灼见。以笔者所知,有许多古龙交游过的人,对他的人生以及文字创作都产生过巨大影响。比如倪匡、楚原,比如李费蒙夫妇,比如叶雪、郑月霞等人,都是后世研究古龙时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  本文旨在通过旧籍记载,搜罗古龙生前交游情况。但不会刻意辩析远近亲疏、达人走卒,只要有史可查,皆在考虑之列。

  叶洪生(武侠小说评论家)
  “回忆1976年我初出茅庐,最早结织到的武侠名家就是古龙。这位一代鬼才头大身短,好交朋友,堪称是“座上客常满,樽中酒不空。”(叶洪生、林保淳《台湾武侠小说发展史·序》)

  温瑞安(武侠小说作家)
  “一九七七年,在台北,‘联合报’的痖弦给了我一通电话,要我跟古龙出席一个武侠小说的座谈会。那是我第一次跟古龙会面。当时,我说了几句客气话,古龙马上就说:‘太谦虚就是虚伪了。’”(温瑞安《顿失所寄》)

  高信疆(编辑)
  “古龙喜欢把朋友灌醉,更喜欢朋友醉倒在他家……著名的副刊主编高信疆,也在古龙家的地毡上睡过一夜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张彻(导演)
  “我所认识的张彻,是个性格很刚强,也很倔强的人,他摔倒的时候,从来不要人去扶他起来,有一次我跟他一起去吃饭,他一不小心踏空了一级楼阶,我伸手去扶他,很快就被他推开了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不是张彻》)

  白景瑞(导演)
  “白景瑞先生不但导过我的戏,还教过我图画,画的是一个小花瓶和一个大苹果……我第一本武侠小说刚写了两三万字时,他忽然深夜来访,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做了我第一位读者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人生如戏》) 

  陈晓林(武侠小说评论家,风云时代版《古龙全集》主编)
  “古龙生前视我为忘年交,并认为我是他的知音,故我常有机会与他交换关于文学、武侠、艺术、人生及人性的看法。”(陈晓林《古龙名著在,光焰万丈长——序<古龙一出,谁与争锋>》)

  金庸(武侠小说作家,明报创始人)
  “有人说剑器并不是一种剑,而是一种舞。也有人说剑器是一种系彩带的短剑,是晋唐时,女子用来作舞器的。可是也有人说它是一种武器。关于这些,金庸先生和我在书信中论过,连博学多闻如金庸先生,也不能做一个确切的结论。”(古龙《剑神一笑·序》)
  “在我这个鸟不生蛋的‘注’中出现的两个人,在现代爱看小说的人们心目中,大概比陆小凤和西门吹雪的知名度还要高得多。这两个人当然都是我的朋友,这两个人当然就是金庸和倪匡。”(古龙《剑神一笑》注)

  王羽(演员)
  “玩了一半,他的好友王羽来了。进门第一件事,就是问自助餐花了多少钱,他说他要付,古龙不肯,几经推辞,王羽也不坚持,就坐在牌桌上,那一晚,王羽输了二万给古龙,刚好是自助餐的费用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  “古龙已去,他生前的好友王羽,说要杷“边城刀声”拍得轰轰烈烈的,还要亲自出面邀成龙助阵,所有属于古龙应得的收入,全部捐给残障孤儿院,以了古龙心愿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倪匡(作家,编剧)
  “大家都知道倪匡是我的好朋友,而且是我的兄长,他们都错了。倪匡根本不是我的朋友,也不是我的兄弟。倪匡只不过是我这一生中最亲密而且对我最好的一个人而已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不是朋友》)

  陈定山(诗人、画家)
  “我第一次陪定公喝酒的时候,定公已经八十六岁了,仍然健饮健谈,谈笑风生,喝掉大半瓶白兰地后仍可提笔作画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酒界转生》)
  “有一副对联,是文坛名宿陈定公所写,将古龙和他的太太宝珠名字嵌入联内:‘古匣龙吟秋说剑,宝帘珠卷晓凝妆;宝靥珠铛春试镜,古韬龙剑夜论文。’”(燕青《初见古龙》)

  曾志伟(演员)
  “曾志伟是个很好玩的朋友,喝酒也痛快,有一次在统一,曾经被我骗了一次,连尽三大杯精纯白兰地,此后逢人叫苦,说我不够意思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酒界转生》)

  唐经澜(编辑)
  “那一天,恨多朋友都带了礼物去医院看他。其中最让古龙感动的,是联合报综艺组主任唐经澜带去的。那是一锅鸡汤,自己家里熬的鸡汤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徐少强(演员)
  “徐少强也是高手,喝酒又快又稳又狠,只要一看准机会,有时甚至会一连敬你几大杯,而且喝的都是既不加冰也不加水的纯白兰地。”(古龙《不是集·酒界转生》)
  “有些人听说古龙的酒量奇佳,就找上门去拚酒。像港星徐少强,就曾到古龙家中,开始喝的时候,先挂长途电话回家,对他母亲说,他要开始和古龙喝酒,晚上恐怕不能打电话回家,所以先打,免得母亲挂念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冯娜妮(“牛哥”李费蒙夫人)
  “我跟她是中学同学,大学同学,她一直是我们的校花,现在虽然已经过‘二十,二十’了,可是扎起小辫子,穿起牛仔裤来,依然还是个‘牛小妹’。”(古龙《牛哥的“三奇”》)
  “古龙是我中学的校友,他尊称我为学姐,也叫我‘古龙的妈’。”(冯娜妮《浪子大侠》)

  高庸(武侠小说作家)
  “为了静静品尝、享受美好的生活,古龙屏绝了那些交游,但有三个人是仅有的例外:一个是“新派”武侠名家高庸,一个是曾多次为各武侠名家捉刀、号称“天下第一枪手”的于东楼,还有一个便是正以科幻小说享誉香港的倪匡。”(胡正群《神州剑气升海上──简述台港武侠小说的兴起、沿革与出版》)

  唐文标(教授)
  “唐教授写文章,喜欢用不同的笔名,这些笔名,都取之於武侠小说中被杀的小角色。唐教授和古龙是朋友,当然也用过古龙作品下放“死人”各字作笔名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陈庆浩(教授)
  “留学法国研究红楼梦的陈庆浩教授,曾经到古龙家喝酒,古龙一瓶喝完了,陈教授手中的XO还只喝了一点点。那天也真奇怪,古龙居然没有强迫陈教授乾杯。”(薛兴国《古龙十章》)

  楚原(导演)
  “楚原在武侠电影史上影响更大的影片,还是他的一系列根据古龙小说改编或与小说家古龙直接合作的作品。以《流星蝴蝶剑》开其端,《天涯明月刀》继其绪,此后不断再接再厉,使之蔚然成为风气。”(陈墨《中国武侠电影史》)
  “那时有一个笑话。台湾刚刚上演楚留香,而我为了要跟古龙兄谈谈三少爷的剑的故事大纲到台湾去。谁知当我过海关时,那位小姐一看我入台证是楚原,马上告诉我她怎样欢喜古龙的电影,排队如何辛苦,她昨夜刚刚排楚留香的票子……等很多很多话。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,嘴里不停在讲话,但手却忙得左一个盖章、右一个盖章。我马上要她把话停下来,要她看清楚手上的章再盖,否则盖了一个不准出境的,那我可惨了。”(《楚原影坛回忆录-星光伴我行》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古龙频道

GMT+8, 2020-7-7 13:45 , Processed in 0.044997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